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文章归档 > 2012年十一月
2012年11月30日 09:13

“网络反腐”多炒作,反腐倡廉靠制度

(发表于《社会科学报》2012年11月22日。)

近来,“表哥”、“房叔”成为网络热词,陕西“表哥”、广东“房叔”因网络舆论而相继落马之事再次引发人们对网络反腐的追捧。网络真能反腐么?如果能,它在反腐制度中的地位如何?在我看来,网络反腐半是民众对反腐失望的情绪宣泄,半是官方的“反腐政绩”粉饰。反腐的根本之举在制度。

什么是网络反腐?这是一个不精确的概念。狭义的网络反腐当是指导致“表哥”、“房叔”落马的网络行为,即网民通过网络透露的腐败的蛛丝马迹,对贪官在网络上穷追猛打,倒逼反腐机构作为的行为,应该说这本身就不正常。学......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3日 09:56

提升司法公正的路径选择

——以正当程序和司法良知的关系为切入点

[按 司法公正的缺失正在撕裂这个社会。司法公正退出,暴力出场,这是不易的规律。面对日益暴力化的社会,统治者加强了对法官的教育。试图通过道德说教来提升司法公正。可以说这是延续了五千年的道德治国幻想。在我看来,虽然如果不是缘木求鱼,最多也只是自欺欺人的昏招。办法在哪里?当从程序正义入手,基本的程序正义则是司法独立。社会要法治,司法率先要法治,法治者,首在程序之治也。]

摘要:相对道德而言,制度对人行为的影响更大。从根本上讲,司法公正是司法制度的输出。不同的司法制度有不同的输出,程序正义的......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2日 09:14

律师的幸福与国人的幸福

最近,媒体人杨澜对律师幸福感的一番话引起了法律界不小的反弹,许多法律人为此大动肝火,其实大可不必,我倒觉得她的话提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杨澜说:“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别人”。前半句表达了一个判断:律师最不幸福,我认为基本准确;后半句则道出原因:“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别人”,我认为判断基本错误,它体现了杨女士对律师的误解——这不是她的错,这是几千年的文化基因所致。

杨澜的“不幸福”论是针对中国律师讲的,中国的律师不服不行。我为杨女士的话找八条证据:第一,中国的律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职业者&rdqu......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