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文章归档 > 2011年七月
2011年07月28日 17:22

民主抑或权利?——谈谈陪审制的目的

民主抑或权利?

——谈谈陪审制的目的

京奥会开幕当天上午,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召开了“中外陪审制度研讨会”,出席会议的人数不多,但是却包括了来自中外的从事法学研究与司法实务的学者。会上,美国联邦第九巡回法庭法官Diaruid F. O’Sannlain关于陪审制度功能的发言引发了我的思考。O’Sannlain说,美国的陪审团制度来自英国,英国陪审团制度的目的是保证公民的权利,这是相对于国王来说的。1787年陪审团制度进入我们(美国)的宪法,当时人们设立陪审团的功能有三:保护公民,这是针对政府和检察系统来说的,麦迪逊就说过:陪审团制度是人民权利的保障;第二个......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7日 17:58

CRH追尾问答

CRH追尾问答

7·23高铁追尾事故引起世人瞩目,人们在深切哀悼罹难者的同时,也对事故及其善后事宜的处理提出了种种疑问。我对其中的几个问题作出一个老百姓的理解并简要回答,哂君一笑。

1. 天灾人祸?

事故起因的追查当是事故处理中最关键的问题,它的目的不仅在追查责任,更重要的是要查出问题何在,以为后事之师。就在事故发生不久、调查还没有开展的时候,铁道部就将它归咎于“雷公”。我不知道3115是否遭遇雷击,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即使遭到雷击,雷击也只是事故的间接原因,因为雷击......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7日 11:05

罪恶的美国民主制度:六位总统穷死

世人大多都以美国为民主楷模,唯国人多以美国为敌。不知什么原因,仇恨美国的人好像没有什么依据。最近在网上闲逛,看到一则有趣的资料,相信为仇恨美国的人提供了证据,也说明美国的民主没有希望。那就是:美国竟然有六位总统死于贫困!这在我国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要说是总统,只要是小公务员,通常也不会死于贫困,因为尽管人民享受“老保”的不多,公务员是不会有“老忧”的,所以考公务员高烧不退。我小时候大量饿死人的时候,死的也多不是“公人”,而是“私人”。我真不知道,美国总统怎么这么笨,怎么不在自己任上多捞些钱,或者起码立个法,规定一下自己的退休待......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5日 13:34

赖昌星案十问十答

12年的逃亡生涯后,赖昌星终于于昨天(7月23日)下午被遣送回国,在北京国际机场被中国警方逮捕归案。这无疑是中国反腐史上值得一记的事件。赖昌星案有许多值得回味与思考的问题,我尝试自问自答一番。

1. 赖昌星何许人也?

对于30岁以上的人,这不是问题,对于90后的大多数人,这可能是一个问题。我相信赖昌星是中国最闪亮的犯罪明星。他出身下层,利用中国的制度缺陷大发横财。赖昌星是建国以来最大的(?)走私案的首犯。他走私的最大特色是有强大的保护伞。他创建保护伞的方法很特别,非常“聪明”。那就是建造豪华的“红楼......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0日 10:08

论听证会的死去

最近有消息说,广东省东莞市物价局拟于2011年6月28日召开听证会上调水价,提前1个月通过媒体等发布公告征集自愿报名参加的10名公众代表。最后竟然只有5人报名,

该市从2009年开始引入听证会制度。当年举行的生活垃圾处理费的听证会中,要求公众代表自愿参加的名额为14名,报名人数还算超过了14名。2010年水价上调听证会,公众代表应为35人,但报名人数只有13人,到了今年,需要10名公众代表,最终报名人数却仅有5人。

一位参加过听证的市民说,“过去听说听证会流于形式,我还不太相信,但是当我去年参加过一次以后,发现真实情况就是如此。我自己并没有报名参加听证会,其实是‘被安排’的一个。”牛......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8日 12:13

法国也有“读红”运动?

   

近来发源于重庆的唱读讲传运动遍地开花,再现了久违的“祖国山河一片红”的壮丽景象。我这一辈人就是在这种时代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形成了多少有点病态的人格,这是一种崇尚血腥与暴力的人格。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令我惊诧莫名的是,法国竟然也有“读红”运动!虽然寿命不长。

法国总统萨科齐不久前颁布了一个总统令:强制要求所有高中生必须阅读二战时期法国反纳粹小英雄居伊·莫凯的事迹。希望高中生通过阅读莫凯的事迹,学习他热爱祖国、对抗压迫、勇于牺牲的精神。居......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8日 12:11

脱钙的脊梁

   

——推荐李承鹏《墙里扔出的一根骨头》

荐按前天偶尔看到倪萍又得大奖,而且是什么“共和国脊梁奖”,以此为线索,查到李承鹏与倪萍的对话,实在有意思,本想写一点什么,但是想想这样直白的道理其实国人皆知,写了也是浪费时日。刚才在童之伟的博客上见到李承鹏的文章,写得轻松而在理,推荐给大家,一乐。

倪萍现象最有趣的是她得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5日 09:47

最重要的是制止抢蛋糕

关于做蛋糕、分蛋糕谁个优先的争论似乎“战犹酣”,忍不住也来插几句。这先得从薄希来书记的讲话说起。

2010年12月的重庆市经济工作会议上,薄熙来指出,要千方百计改善群众生活,缩小贫富差距和城乡差距,走出一条在显著改善民生中加快发展的路子。薄熙来说,“有人认为,你总要先把经济搞上去,挣了钱才能改善民生吧!‘蛋糕’做大了才能分‘蛋糕’,这看似有理,其实行不通。因为‘蛋糕’分得不公平,做‘蛋糕’的人就没有积极性,这‘蛋糕’就总也做不大。”《汪洋薄熙来同提“蛋糕论”先分or先做有不同》,齐鲁电视网http://v.v1.cn/tuijian/20......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2日 10:19

国家主义是法治社会的大敌

[荐按近日彭波同学推荐我看一下许纪霖的大作:《中国需要利维坦?》,搜来一阅不觉拍案叫绝,真是讲到了根子上。许先生的大作主要分析与批判了近十年来所谓新左派的国家主义转向及其观念,其实,起码在法学界,国家主义不仅是近十年来的事,而是中国法律文化的“胎里毛病”。差不多在十五年前,我就写过一篇批判法学中的国家主义的小文,曰:《法律国家主义评析》,(《云南法学》1997年第3期。)说法律国家主义是中国法文化的“胎里毛病”决非危言耸听。中国的法律自古以来叫“王法”,这里的“王”是个半人半神的存在,他代表天,是神圣的。1949年以后经过改造的维辛斯基法学,更是理论化与系统化......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8日 13:39

律师的苦难就是国家的苦难

看到沈阳君《转型社会中律师的责任与局限》一文,不禁悲从中来。近来中国的律师可谓流年不利:前有李庄案,后有广西四律师伪证案。据网文,几年来受到此类待遇的律师已达200人左右。这虽无从考证,但是现在律师“畏刑(辩)如畏虎”却是事实。

律师受难其实是一场法律与权力的较量。人类社会自从有了权力以后,就存在法律与权力的较量。偏颇一点说,人类的政治史,其实是一场法律与权力的斗争史。在西方,这场战争走的是一条法律渐进的路线,而在东方,则是走的相反的道路。重要原因之一是西方有律师而中国没有律师。最早的律师其实在罗马城初建的时候就有了,那就是贵族保护人制度,后世罗马法学家的部分职业其实就是今天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4日 17:24

从领袖执政到依法执政

从领袖执政到依法执政

——一个普通党员纪念本党成立90周年感言

[按这原是一篇受某报之约写的宣传性的小稿,但是可能不如人意。现放在自己的博客上自娱。既然是自娱,原来隐忍的话也一并加上。2011年7月1日。]

中国共产党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以人的自由与解放为宗旨的政党。为达到这一目标,它逐步实现了从领袖执政到依法执政的转变。

由于革命斗争的残酷与艰巨,也由于中国封建的个人崇拜传统,在1945年以后,个人崇拜在党内逐步发展起来。1945年的七大党章中第一次出现了现任党的领导人的名字,并且将他与真理等同起来。与此同时,党的组织系统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中共一大党章开始到六大党章......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4日 17:22

要闻照录

[现代国人大多不关心国际新闻,我也是。但是,今天看到三个国际新闻,觉得国人不应当忽视,与中国的国际形象息息相关。这表明了中国的强大还是别的?因为国际问题必须与新华社保持同一,因此,本人不加评论,照录权威媒体消息。题目为我所加。]

一、巴希尔访华途中害怕美国曾临时折返

环球网记者李亮报道,苏丹总统巴希尔原定于6月27日访问北京。但在由伊朗飞至北京的途中,他乘坐的专机在土库曼斯坦上空突然折返。英国媒体就此报道称,巴希尔被国际刑事法庭指控有“战争罪”及“反人类罪”并遭到通缉,因此担心飞机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上空时遭当地美国空军拦截,才延迟了访华行程。

英国《每日电讯......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4日 17:18

政府组织教徒唱红歌涉嫌违宪

政府组织教徒唱红歌涉嫌违宪

道教军事化管理取得伟大胜利!

[图注:在某网站上看到此图,忍俊不禁。无以名之,姑且称之曰:“道教军事化管理取得伟大胜利!”]

重庆刮起的唱红歌运动正在成为新潮流,各地包括高校都掀起了种种比赛,犹如当年“全国山河一片红”。其中犹胜一筹的有两个:一是在重庆组织犯人唱红歌,并且唱得好的可以作为减刑条件,唯不知真假,是否真的有犯人因此而减刑?第二个当然就得算是教徒唱红歌了。先只是听说,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上网一查,还真的有。择要者录如下:

四川西昌市委统战部、市民宗局在历时一个多月的排练期间,精心策划、紧密配合,多方协调,组织力量进行指导,帮助各宗......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4日 17:12

法经济分析与规则的权威——熊秉元教授的讲学与我的点评

[6月16日,台大熊秉元教授应邀来我院作法经济学方面的演讲,演讲非常成功。最后我作了一个点评。法经济学知识、包括波斯纳的经济分析法学是很有意义的,但是按照我的想法,法经济学一方面可以用来指导立法,另一方面可以用来解读法律的成因,它讨论的是立法问题。而法官面对的是规则问题,因此法律经济分析对法官的意义有限,它只对疑难案件(法律问题上的)的解决提供一个可供选择的思路——不是唯一的思路。]

经济与法律的衔接问题研究                            &nbsp......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