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文章归档 > 2010年十月
2010年10月29日 16:43

法官的理想人格

[这是《公民权利》中的一节,载于《法制日报》2010年10月27,放在这里。]

中国法官之人格象征是“独角兽”,也是不偏不倚、公正的意思。两河流域法官的人格象征也是独角兽,不过与中国丑陋的獬豸不同,它是雪白的、展翅翱翔的独角飞马,令人神往。

□周永坤

判决的权威来自何处?我们可以笼统地说“来自法律的权威”,但是判决是由法官作出的,我们也可以说“法律的权威来自法官的判决”,判决没有权威法律何来权威?其实,判决的权威是个复杂的问题,但是它主要来自无数判决本身的公正性。当然,这里的公正是在“整体”意义上讲的,即判决整体所确立的社会公正形象。

判决是一种特殊的文书,它要在利益对立的各方中作......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8日 13:58

永坤推荐 美国教育部长家的邻居

[按 什么是幸福?有人以拥有金钱美妾为幸福,有人以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为幸福,有人以子孙满堂为幸福,这都有此道理。幸福当与需要的满足有关。马斯洛将需要分为五个层次:(1)生理需求,如:食物、水、空气、性欲、健康;(2)安全需求,如人身安全、生活稳定以及免遭痛苦、威胁或疾病等、钱;(3)社交需求,对友谊、爱情以及隶属关系的需求;(4)尊重需求,成就、名声、地位和晋升机会;(5)自我实现需求,例如,认知、审美、创造、发挥潜能的需要等等,这是最高层次的需求。我觉得人对这五项的排序大体上也相当,前面的当是最重要的。但是人是“这山望着那山高”的,与其他动物相较,人更重精神上的满足.我与美国人交流不多,但是觉得美国......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6日 13:55

社会权力的发现及其理论建构

社会权力的发现及其理论建构

——评郭道晖新作《社会权力与公民社会》(博客用)

           

[ 按 郭道晖老师是我敬仰的马克思主义法学家,他百折不挠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韧性着实令人敬佩,特别是年过八旬而笔耕不止,依然新作不断,新见迭出,实非常人所能为。时下的“马克思主义法学”有越来越统一之势,我觉得这不利于马克思主义法学的发展。从思想的发展来说,统一意味着停止;从规范上来说,统一意味着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受到侵犯;从人际关系上来说,统一意味着有人垄断了真理。在现代社会,每个人都有权从自己的角度来理解知识,理解是一种权利,正是这种权利保障了思想的发展。这是从该当性来说的。从可能性来说,迦达默尔的阐释学理论早已......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25日 14:54

革命老区的知识分子享受民主真幸福

——作客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有感

这几天有幸与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的师生们共议司法,感触良多。主人的好客自然不必说,我真正感受到了兄弟般的情谊。利用此机会再作深深的感谢!作为客人,我体会最深的一点是法学院领导与老师关系的融洽无间,言语中透露出一种相互信任与直抒胸意的快感,那种感觉是非常幸福的,相信她大大提高了财大法律人的“幸福指数”。

我向同行的朋友“刺探”其中的奥妙。朋友告诉我,这源于法学院的选举制度。原来,法学院的领导三年一任,任期届满后,由学校组织法学院的全体教职员工进行选举。选举是两个候选人竞选一个岗位,竞选人面对全体老师作竞选报告,而后大家投票。投票后当场开票,由校组织部派员......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9日 16:09

永坤推荐-反右运动的六个断面

反右运动排除了政治上的同路人、合作者,清剿了文化艺术界学术界的精英,夭折了思想界的哲人,摧毁了建设祖国急需的大量知识分子的前途,给中华民族、给共和国带来沉痛的国殇。但它更加深远的影响,是铸成了阶级的(严格地说并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的)全面专政。

(本文摘自《炎黄春秋》第10期作者穆广仁)

整肃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

反右斗争一开始是从批判章伯钧、罗隆基等民主党派人士发轫的。除少数“特许受保护者”之外,几乎所有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都被打成“右派”,被判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阶级敌人。这样,把民主党派和非党人士在联合政府中任职的人物排除政权之外。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需要联合......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8日 13:26

呼吁-减少涉毒罪犯的死刑

昨日看到一个消息,勾起了久积胸中的一个话题:涉毒罪的量刑问题。  

10月14日,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市建国以来最大的一起毒品案作出一审宣判。被告人任雪波、李华等9人因犯贩卖、运输毒品罪,非法私藏枪支、弹药等罪被判处死刑,其中1人缓期二年执行。其余15名被告人犯贩卖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一年零二个月不等刑罚。《台州宣判24人贩毒团伙案》,《人民法院报》2010年10月15日。

一桩案子判九人死刑,这是什么概念?比较一下就可以了。

据大赦国际2010年的报告,2009年至少有18个国家的714人在去年被处决。欧洲去年首次没有处决事件发生。白俄罗斯是唯一一个仍在继续......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8日 13:25

当区分实践逻辑和规则逻辑

上星期五,受某市政法委所邀讨论法治问题。大约有近百人听讲,政法委书记就在台下,不免战战兢兢。倒不是别的,是怕说错了给朋友惹麻烦。谁知效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但得到在场的政法界的听众朋友较高的认同,而且还得到了政法委书记很高的评价,他在讨论结束后还特别私下里对我说:“我是真心的”(指他在大会最后对我发言的褒奖之词)。更让我始料未及的是,对于我对当前法治建设负面评价的回应,听众竟报以掌声(我的回应是八个字:小有进步,大有倒退)。现在想想,我真的是有点“自大”,自以为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法律人对当下中国法治的问题洞若观火,有很大的共识。我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很是内疚,我也因此而增加了对......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8日 13:19

周永坤 法律大还是书记大?

国庆期间一学生来访,他在上海某法院工作。俗话说“三句不离本行”,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信访。学生说起一案令人拍案。  

学生所在的法院几年前判了一桩离婚案。房子归男方,男给女7万。几年过后,他认为不该给,说“我有居住权”,于是不断上访。法院认为判决不错,而且现在房价不知长了多少,他赚大了,没有任何理由。后来到了政法委。书记说,“不就7万么,给他算了!”当然是一锤定音,立马就给了。在书记那里这似乎不无道理,许多上访的案子要价高多了,用区区七万就摆平一个案子,这是非常“划得来的。”

不过我要问题的是:法律呢,法律值几许?凭什么一句话就否定了司法判决的效力?

从法治的角度来看,我要问的是......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16:58

赵晓耕-从“我告你!”到“你告我呀!”

昨晚上人民大学的赵晓耕教授来校演讲,题目是:《史学的法史学和法学的法史学》。一为见老朋友,二为听听赵教授的高见,因为这是个“知识学”的问题,我对此很感兴趣。其它的不说,只说一件事。期间赵教授不无调侃地说,经过五个普法,现在从“我告你!”到“你告我呀!” 这是个见证了中国法律“当下史”、从业30多年的法律人的苍凉叹息。我先对此作一点“语义分析”。

“我告你!”的言言者是权利人。在1980、90年代,中国人的权利观念开始觉醒,碰到纠纷而对方不讲理时,权利人的口头语是“我告你!”这一招有相当的威慑力,常常能迫使对方履行义务。

“你告我呀!”是近几年流行起来的一句话,它的言者是义务人。它的语境是这样......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2日 11:39

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我有一个梦"。马丁路德金

"不做臣民"。萨哈罗夫

"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索尔仁尼琴

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促使我再次想起一个理性人永恒的话题:人为什么活着,人当如何活着。中国古代优秀文化告诉我们人当“致良知”,或人当有良知,人当追求良知,人不能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更不能作恶,尤其不能以作恶为业——例如以盗墓为业,以造谣骂人为业。用我等平民的话来说就是,人不能昧良心,更不能“黑良心”,用正面的话来说就是为人做事当“凭良心”。西方人则主张一个高于物质世界的“绝对命令”,它是人类生活的最高准则。说他"绝对",是指它高于人类社会的任何权威。这个“绝对命令”其实也就是中国人的“良心......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2日 11:37

三陪女公务员与双轨制

[按 这是一篇四年前写成的文章,忘记上传了,现放在这里,好像还没有过时。]

据媒体报道,正确舆论引导为“百年难遇的好官”的谢明中一审判死缓。谢明中在担任海南省文昌市市委书记等职务期间贪污受贿、以权谋色自不必说,现在这些已经成不了新闻。他对“贪墨史”的重要贡献当是,他将一些有姿色的小学女教师,女高中毕业生,酒店服务员(相信有不少是三陪女)陆续安排进了公务员队伍,当然是投桃报李式的买卖。

一个贪官何以有如此大的魔力,使“鸡犬”升天?这在中国古代社会也很少见,我所知道的仅见《水浒》中的高俅仅仅因踢得一脚好球而得到皇帝宠爱以至平步青云。但是未见有什么州府官员提拔自己的相好如此得心应手。按说中......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2日 11:36

应当尊重温总理的言论自由权

2010年9月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联合国大会时接受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专访。在被问及中国对互联网和对言论自由的限制,是否影响了中国成为一个强大国家时,温家宝总理表示,言论自由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可缺少的,而中国宪法赋予民众享有言论自由,他和中国人民都相信,中国将继续进步,人民对民主自由的诉求是不可抗拒的。《温家宝接受CNN专访:民主开放过程须确保正常秩序》,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0_10/04/2700714_0.shtml

但是上述讲话在国内媒体未见相关报道内容,只有一则无任何内容的会见消息。如果我搜索的这个结果是正确的,又如果上述凤凰网的新闻也是正确的,那么,我认为这涉及两个问题。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6日 11:05

谁为法治冲冠一怒?——赵丹为尊严怒斥文化部长的启示

谁为法治冲冠一怒?——赵丹为尊严怒斥文化部长的启示

在财经博客上看到一则赵丹的逸事,唏嘘不已。转录于下:

1978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准备拍摄《大河奔流》的正式邀请书来了,郑重通知他在该片中扮演周恩来。经过一系列精心设计和努力实践,拍出“试妆照”来,真跟周恩来一模一样。张瑞芳看了,兴奋得大叫大嚷:“周总理复活了!”但是,过了几个月,正式拍电影的时候,却把赵丹撤换了下来。赵丹勃然大怒。他跟黄宗英一起去找当时文化部的黄镇部长,询问:“北影厂给我发的是正式邀请书,为什么又翻脸不认呢?我赵丹到底有什么问题?究竟为什么不让我演周恩来?”部长说:“不就是一个戏吗,不让演就别演,以后再演嘛!”赵丹回嘴:“我说你不就是一个部长吗,别做了!以后再做吧……”......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3日 11:42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司法民主?(全文)

——从贺、陈两教授的激辩说起

[按 “德先生”是与“赛先生”同于1919年前后被中国人请来的两尊外国神之一。在原产地,它如鱼得水,在20世纪由神而成为人,民众天天沐浴着它的恩泽。但是在中国,它始终高高在上,在云里雾里,为平民所不能企及。这还不是主要问题,最严重的问题是,它时时成为恶神,为权所用。例如95%的民主理论,就将5%的人——其实是无权的所有的人——长期打入地狱,将各种歧视和压迫视为正当;再如,文革中的“大民主”将知识分子、将所有当权者不喜欢的人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在进入21世纪以后,这个恶神开始进入司法领域,说是由民众来司法就是民主,以此来否定职业司法——它是人民自由最重要的制度设计,民主再一次......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01日 11:59

永坤推荐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按 节日本该是欢庆的日子,给大家推荐这近于忧伤的诗似乎不合情理。不过,节日的设置本来就从一个侧面反应了人间的苦难——节日不过是对苦难的刻意回避,是人自己想出来的对自己日常苦难的一种“回报”,它使人们短暂的忘怀苦难,否则,人真的就太累了。所以,环顾世界,越是处于苦难中的人们越是盼望节日,倘若天天生活在幸福之中,人们本不需要节日。我常常听到朋友抱怨,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欺骗的世界上,不能自由的生活,不能自由地说话,尔虞我诈,仿佛四面都是墙,使人呼吸不畅。我想今天是节日,起码在节日里,我们得“犒劳”一下自己,快快乐乐地生活,因此,我想起了普希金的诗,相信它会使你我平民百姓生活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