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永坤推荐 中美空军联队痛击日寇

永坤推荐 中美空军联队痛击日寇

[荐按 中美两国交通以来,真有说不尽的恩恩怨怨。先是庚子年美国作为八国联军之一入侵中国,逼迫中国割地赔款,后来又用庚子赔款帮助中国办学,有的人称此为文化侵略。如果这是侵略,我希望这样的侵略来得猛烈些。后来是美国支持中国反抗日本侵略,使中国战胜了日本,这大概是中国在历史上与日本的战争中第一次胜利。可是“蜜月”刚过,美国帮助中国政府打内战,直到政府败退台湾。再接下来是中美又直接开战——朝鲜战争,这个战争谁是谁非至今双方各执一词。冷战中,反美成为中国动员民众的主要方略。但是,同样,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步是与美国改善关系——接受尼克松访华其实是中国摆脱孤立状态的第一次努力。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不到一个月(1978年12月16日)中美建交,开过年来邓小平访美,中美又开始“蜜月”。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特别是随着公民民主意识的增强,美国人在中国人(有权人)心目中又开始负面化,更有人宣传美国威胁论。其实,在我看来,美国是中国的一面镜子,什么时候中国与美亲善,中国在进步,什么时候与美对抗,则中国在退步,或者试图退步。这个话肯定被许多人咒骂为卖国。不过不管怎么说,中美在同一个战壕里站过,而那不仅是为了私利,而且是为了反抗侵略,共同匡扶世界正义,这一段历史不该被忘记。我是在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次听说“飞虎队”这个名词,狼奶史观使然。推荐此文以纪念那些帮助过中国的美国人,谢谢你们!]

 

中美空军联队痛击日寇

 

1943年秋,经陈纳德将军的建议,将中国空军第1、3、5三个大队的健儿与美国在华第14航空队的部分选派人员,组成了中美空军联合部队。从此,有了中美两国飞将军并肩作战、共同使用先进飞机、统一在飞虎队指挥下打击日本法西斯的历史。本文摘自《飞虎队在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作者:赵平、韦芳、蒋桂英、苏晖)。

中美联队冒着日寇的炮火诞生

“九·一八”事变后,许许多多的热血中国男儿纷纷投身空军,以自己的血肉去筑成新的长城,抗击日本强盗!

然而,到1937年底,中国贫弱的空军力量在抗战初期几乎拼尽,制空权完全被侵华日军控制。

1942年1月,美国军事代表团团长马格鲁德将军在重庆与蒋介石会晤,正式提出帮助中国培养飞行员和机械人员,以及中国空军人员加入美国空军的建议。最后,中美双方达成协议,利用美国的租借法案款项,在美国训练中国飞行员。

由此,中国航空委员会决定,将中央笕桥航校第12期的毕业生送美国深造,学习现代空战技术和新型飞机的驾驶技术,准备将来组成中美空军联合部队,加强打击日本强盗的力量。

1942年10月,首批中国飞行员到达美国亚利桑那州的雷岛(Thunder Bird)基地,学习美国空军的标准课程。在美国的深造期间都能刻苦努力。

轰炸台湾新竹机场混合联队成立后接受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协助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袭击日本在台湾新竹的机场。清朝割让台湾后,台湾逐渐成为日本在太平洋上的一个重要基地。抗战爆发后,日本以台湾为基地派飞机对大陆狂轰滥炸。新竹机场还曾是日机首袭桂林的基地。因此,中美对台湾的空军基地进行空袭势在必行。

驻在秧塘基地第14航空队第21摄影侦察大队拍摄的照片显示新竹基地驻有爱知96式舰(DIY2)88架。陈纳德立即拍板出击。

为了向罗斯福总统证明自己“空中进攻”计划的可行性,陈纳德从1943年初开始就和中国方面一同谋划利用中国大陆靠近日方的前进基地积极出击,阻断日军从南洋经由台湾运往本土的重要通道台湾海峡。

为了拥有一个尽可能靠近台湾岛和海峡的前进机场,谋划在江西省的遂川建立秘密前进基地。1943年8月,该基地早已完工,它所担负的首次任务便是这次远征台湾。由于我方保密得力,日军到基地遭袭击后才知道中国在靠近台湾处修建了基地。

11月25日,天气终于好转,陈纳德当即下达出击命令。此次行动第14航空队第23大队出动了在桂林秧塘基地的第11中队的8架B-25D,中美混合联队则出动第1大队的6架B-25D。为了确保对B-25D护航的绝对安全,第14航空队特意派出8架新进驻中国战区的北美P-51A“野马”战斗机掩护B-25D对新竹机场轰炸,另用8架洛克希德P-38G“闪电”战斗机来扫射机场上日机。

当抵达台湾外海南寮后,中美机群立刻爬升到130米,从西南方向接近新竹机场。当时,日本方面对中美空军的意图并不察觉,新竹基地也完全没有戒备,大批飞机散落地停放在跑道上,成了空袭的活靶子。当机群抵达时恰有一群约20架96式舰爆正飞行训练,P-38G立即在空中击落12架敌机,在地面摧毁10架。B-25D的炸弹共摧毁地面大约12架左右敌机。此役,混合部队配合第14航空队共击落日战斗机15架,并把机场上的42架日机全部摧毁,在数量上创开战以来远东地区空战的最高纪录。在这次战役中,混合联队除了个别飞机轻微擦伤外,无战机损毁。完成任务后,机群转向西北返航。

这次袭击是自珍珠港事件后盟军首次袭击台湾,而飞虎队战报则称是“创远东作战最高纪录”。日本大本营深受震惊,紧急从伪满洲国南调第12飞行团主力至武昌,以防备我再次袭击台湾,甚至担心会袭击日本本土。此外,这次轰炸间接地也导致了日军迫不及待地要于1944年发动“一号作战”,以不惜惨重的代价夺取我空军前进基地。

轰炸香港、广州香港、广州是日本在中国华南的重要军事基地,也是物资中转站,许多船只都在此停泊,重要官员从日本本土前往华南、东南亚和南洋,往往选择在此中转。因此,中美空军一直把对香港、广州的轰炸作为华南地区的重要空袭目标。中美混合联队在其中竭尽全力,成功地压制了省港两地的日军航空兵力,使之最终只得龟缩于基地一隅,不敢肆意出动,确保了华南地区我机的活动自由。

中美联队组成后,于11月4日正式开始作战。这天,陈纳德发表谈话,对我中国空军备加赞誉:“中国飞行员之卓越表现,使吾人极为倚重。日本航空员更难望其项背。中国航空员杀敌心切,无论作战和轰炸中,皆能表现良好的训练及圆满的效果。余此言不仅代表个人之观感,且可代表所有在华美籍飞行员之共同意见。”谈到台湾新竹之袭,陈纳德表示对此战役极为满意。

中国飞行员的表现使陈纳德非常满意,没有辜负他借飞虎队培养中国空军力量的初衷。而陈纳德的称赞,更鼓舞了中国空军人员在联队中勇敢杀敌的英雄气概。

支援地面作战1943年秋季,日军华中派遣军以2个步兵师团的兵力沿洞庭湖以南向西展开攻势,企图一举夺占常德。中国守军则决心保卫常德,并得到积极的空中支援。双方主力在常德、益阳之间的太子庙一带地区展开激战。

为支援常德作战,中国空军、美国第14航空队和新成立的中美混合联队(CACW)向该地域集结了强大的空中力量。参加这次会战的中国空军战斗机破天荒地在左机翼上涂青天白日机徽,右机翼涂美军白色星徽,机身左侧涂青天白日机徽,右侧涂美军白色星徽,体现了中美空军紧密的合作。空中打击中,两国飞行员英勇善战,使日寇连连受创,无法安宁。美14航空队米恰尔轰炸机及中美混合空军轰炸机,在战斗机掩护下,于13日袭击洞庭湖区公安及澧县,所投炸弹均中目标区,引起大火及爆炸。P-40战斗机扫荡洞庭湖区时,袭击敌运兵舢板,15只,伤毙敌甚多。敌机13日袭我基地后,除P-38式机击落敌机外,我P-40又击伤敌轰炸机3架、战斗机9架,可能被击落轰炸机1架、战斗机8架,又击伤敌轰炸机2架。切断敌水上运输线中美空军混合联队成立后,其主要战斗任务之一,就是配合美国空军第14航空队行动,袭击东南沿海一带的敌运输船只,阻止敌军向太平洋战场和东南亚战场运输物资。

1943年后太平洋地区战局逐步逆转。日军加紧从东南亚抢运战略物资经“南洋-台湾-日本”航线回本土,此外,还通过台湾西海岸航线或浙闽粤海岸航线将南洋物资经由台湾海峡运抵日本本土。自1943年11月起,第14航空队和中美混合联队的B-25轰炸机开始执行沿海武力巡侦任务。在桂林基地的F-5侦察机也经常出动,将敌情报告回桂林基地。确认敌情后即以双机编组出动。战机出海后低飞以躲避敌雷达,发现敌舰后长机先低空扫射,再由僚机投弹,完成第一轮攻击后观察效果,如没击沉再由僚机低空扫射、长机投弹。如此攻击,使得敌沿海小型船只的航行受到极大威胁。

突袭海南岛1944年初,日本海军开始向海南岛增调空中力量。中美空军在侦知此敌情后,便开始对海南的日军基地进行一系列打击。其中,以1944年3月4日的突袭行动最为成功。

3月4日上午9:40,中美混合联队第3大队(第7、8、32中队)出动P-40N战斗机8架,掩护中美混合联队第1轰炸机大队6架B-24J中型轰炸机从桂林基地起飞,向北飞去,造成攻击北面目标的假象。机群会合后突然掉头,一路超低空飞行,向海南岛海口基地飞去。到达敌机场上空时,日军尚未察觉。与前几次对台湾台北、新竹日军基地突袭的情况相似,日军均疏于戒备,雷达警戒形同虚设,地面监视警报网络运转不灵,有80~90架日机整齐地停放在机场上,空中只有几架教练机在日常训练。在中美机群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战斗打响后,中美混合联队的P-40N机群首先从超低空进入,顷刻间击落几架日本教练机,随即展开对晕头转向的日本地面机群猛烈炸射。这时,中国飞行员才认出这正是日本海军的三菱零式战斗机,只是涂装由灰白色变为了墨绿色。许多中国飞行员还记得四年前,正是不可一世的零式战斗机在中国上空如入无人之境,打得中国空军毫无招架之力。第3大队P-40编队领队徐启骧上尉曾于1940年9月13日被2架零式夹击后重伤迫降,他的座机完全摔毁。徐启骧却奇迹般地爬了出来,今天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

此战,中美空军在空中击落零战10架、轰炸机1架,地面击毁零战18架、轰炸机2架,取得共计击落、击毁日机31架而自己无一损失的辉煌成绩。这一战果接近当时驻海南日本海军航空队实力的半数。

至此,在1944年第一季度里,由于中美联队集中了一定的兵力,强行连续的轰炸敌寇一系列的重要基地、海上运输线、地面部队,取得了季度阶段性的惊人战果:计击毁敌人坦克、装甲车、卡车等1800辆,击沉敌人运输船舢1000余艘,命中敌人运输枢纽及仓库、码头多处。

1943年12月27日,桂林《大公报》的记者前往秧塘基地中美联队队部,采访了司令贝纳特。他赞扬中美联队,赞扬了中国空军:[中美空军混合大队部中央社随军记者二十五日电]混合大队长、战斗舰队司令贝纳特上校顷语中央社记者称:“中美空军混合大队之战斗机队,乃中国境内配备最佳战斗机队之一,且将成为中国空军之精华。中国驾驶员极愿接受新思想,其对飞机的操纵,是中国驾驶员最显著的特征。本队迅速成长,余希望吾等退出时本队即成为中国空军的骨干。上校介绍说,在混合大队战斗机队中,中方驾驶员人数与美国人相比,为四与一,中方占多数。他们相互都是生命攸关,故此合作得很好。”

 

原文载《文汇读书周报》2011年10月21日。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