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当“自由旁听”成为“重大改革”

当“自由旁听”成为“重大改革”

这几年的司法改革可以用“五花八门”来形容,比如,恢复马锡五审判,设立社会法官,建立“立案庭”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一个基层法院竟然搞“判例法”试点,大概那个院长以为自己在美国呢!这些个花样以“不按法理出牌”的地方为为多。其实质是以改革为名规避法律,甚至践踏法律。

今天看到一个改革与上述反法治的改革不同,它真的是有利于法治进步的,但是高兴了一会儿便觉得问题严重。这得从山东的一项“重大改革”说起。

依据这项改革,山东省莱芜市人民可以“自由”地进中级人民法院旁听了! 2010年3月,山东省莱芜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出台了《关于公民旁听公开审理案件的规定》。规定公民参加旁听,应提前15分钟在审判楼法警值班台领取旁听证;外国人和无国籍人士要求旁听的,参照中国公民旁听的规定办理;公民参加旁听无需查验身份证,但应主动申报是否携带违禁物品,并自觉配合接受安全检查;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法院在电子公告栏通知开庭日期、地点和旁听证席位。张爱军、张耀海:《开放的法庭与自信的司法——山东省莱芜中院推行自由旁听制度改革》,《人民法院报》2011年10月14日。

高兴是因为它符合刑事诉讼法——不,应当是符合普天下的通则——的审判公开原则,秘密审判是任何时代的统治者都忌讳的,虽然事实上大搞秘密审判,但是他们嘴上都说公开审判。公开审判的同义语就是公民自由旁听,如果知道这一点,相信您就高兴不起来了:既然“自由旁听”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为什么它又成了一项“重大改革”呢?可能的答案只有两个:一是莱芜中级人民法院“冒功”,将本来应尽的义务虚报为“改革”;二是确实是改革,这是针对“现实”而言,现实中公民旁听早就不自由了,因此“自由旁听”成为一项“改革”。

结论显然是第二,而不是第一,这是我高兴的原因,因为这表明莱芜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向法律靠拢了。说现在的公民旁听“不自由”,有什么依据?

依据首先是莱芜法院的,在推行该做法之前,莱芜人民“进入法庭前,需要出示身份证,并登记备案,有的法院还把老百姓的身份证押在登记处,才能领取旁听证。”可以肯定,这是不自由的。其二是“选择性公开”。所谓“选择性公开”是指向特定人群公开,这个特定人群是“觉悟高”的人,谁“觉悟高”当然是法院说了算,其实就是法院喜欢的人,例如,公务员,或者准公务员。审判公开是向社会公开,不是向特定人“公开”,向特定人“公开”相对于社会来说仍然属于秘密审判,这一做法明显违法。例如,当年世人瞩目的yang佳案审判时,上海市二中院门前的电子告示屏显示:“2008年8月26日13:00,C101法庭,公开审理yang佳故意杀人案”。然而,当记者和前来旁听的市民准备登记进入时,却被法院告知,这次庭审不对外发放旁听证。庭审结束时,五辆黑色轿车鱼贯驶离。保安告诉记者,这是前来听审的重要官员。官员能听审,记者和市民却不能。庭审未开始前,记者发现,有20多名便衣按照预定位置分布在二中院外。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称,此案社会影响大,有关部门要求庭审时万无一失。因此,才有这样的庭外布点。邵建:《上海袭警案:公开审理应该名副其实》,南方报网http://www.nfdaily.cn/opinion/opinionlist/content/2008-08/28/content_4568419.htm。当年刘涌案审判时,连记者也是选择的。第三是故意将法庭设在狭小的空间,再以“人满为患”为由拒绝旁听。如果“公开审判”是法院的义务,那么,法院就有义务提供必要的场所。像杨案和刘案这样全国人民关注的案件,就应当在广场上开庭。

既然公开审判就是自由旁听,而中国公民早就不能“自由旁听”了,或者中国公民从来没有“自由旁听”过,而“自由旁听”又是法律明文规定的。这一事实告诉我们,违法在中国已经成为常态,常态到人们忘记了法律是什么,到后来干脆将违法行为当作法律,遵守法律反而成为“改革”。在这样的地方讲法治不是很必要么?或许还有点可笑,这或许也是当代中国主张法治的人被嘲笑为傻瓜的原因。

问题还不在这里,更严重的是这个行为是法院作出的,即“法院的违法成为常态”,“当法院违法成为常态”的地方,还会有司法权威么?你自己率先违法,凭什么叫人民相信你?严重的地方是法官、法院成为公民攻击的对象。难怪有人说现在的法庭像监狱:法院有三道“马其诺防线”:警卫深严的大门、高科技的安检门,过安检后还有一道更严格的贴身检查。此种检查严于上飞机的安检,大概犯人出监时也不过如此吧?这就是法院违法付出的代价,他将每个公民都视为可能的恐怖分子,因而不得不用铁墙将自己与人民隔离开来。记得当年访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时,没有遇到一个人检查您,只要排队领一张票就行了,在香港旁听则只要两只脚走进去就得了。

法院违法、权威尽失的后果是什么?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它不仅是社会公正度降到了一个正常公民难以容忍的地步,而且也使社会失稳。刚才看到法律博客上的一条新闻是其极端表现,相信假不了,故录于下:

 

广西军警大战

广西玉林市前晚发生军警大战,多个网站和微博图文并茂披露,该市北辰派出所一名副所长当晚率卅多名干警,将驻玉林部队多名军官强行拖入派出所围殴约两小时,导致该几名军官重伤。驻玉林部队随后用多辆军车运载军人到场,持枪包围派出所,与数百警察对峙混战。网上流传的照片和短片可见,几名被殴军官伤势严重,头部、面部、四肢等均有多处伤痕,血流不止;他们身穿的军装亦被扯烂,连军官证亦被撕烂,上面还染有血渍。北辰派出所门外则有大批警员戒备,还停泊了多部警车,吸引大批民眾围观。

目击者网民指,派出所一名副所长当晚不知為何事,突率卅多名下属警员,对驻玉林部队多名军官进行围殴,随后还将他们强拖入派出所继续殴打。驻玉林部队得到消息后,即派出多辆军车载军人到派出所救人。军人抵派出所后,拿枪守住派出所大门,要求派出所立即放人和交出打人兄手。派出所初时不肯交人,亦派出数百警察与军人对峙,现场气氛紧张。还有网民指,双方一度发生混战,相互推撞撕打;虽双方均没有开枪打炮,但警方一度拿出手雷想吓退军人,场面十分混乱。玉林市公安局局长、副市长、政委等事后纷纷赶到现场调解。被打的几名军官后被送到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有军官腰骨、肋骨被打断,伤势严重。《广西数百军警混战》,法律博客http://zhongyannan.fyfz.cn/art/1044062.htm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