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与狼共舞”呼唤“律师在场”原则

“与狼共舞”呼唤“律师在场”原则

最近,河南警方涉嫌用及其残忍、卑劣的手段刑讯逼供的消息引起了国人、特别是法律界的愤怒。事出杨金德案。

杨金德是河南南阳市民企阳奥奔汽车销售公司的老板。2010年9月27日,公司存款8.6万元被南阳市卧龙区法院划走。员工先去银行抗议,继而去法院。当晚,杨金德带着员工进京上访。在被一位副区长劝回后,杨金德等被捕。根据10多名被告人的当庭陈述,他们被捕后,被送进了南阳警犬基地。据这些被告人称,其遭受的刑讯逼供包括:殴打、罚跪、灌辣椒水、针扎、坐火箭(把啤酒瓶塞进肛门双脚需腾空)等,惨不忍睹。另有两种极富“新意”的方法。一为“鬼洗脸”:把人关到特制的笼子里,露出头部,让警犬来舔脸;一为“与狼共舞”:把人戴上脚镣手铐后,和狗关在一起。在警犬基地被逼出了警方想要的口供后,才被送到看守所。

2011年7月5日,该案由南阳市唐河县法院一审,23名被告被控涉嫌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6项罪名。7月30日,法院一审判决杨金德6项罪名成立,判刑21年6个月,合并执行20年,并处罚金40万元;22名员工也被判有罪。据当地媒体报道,针对公诉机关指控,32位来自北京和郑州的律师逐条辩驳,均作了无罪辩护,但无一被法院采纳。《与狼狗同笼被逼供》,长江日报网http://cjmp.cnhan.com/cjrb/html/2011-10/11/content_4902447.htm

看看相关视频与图片,相信当事人没有说谎;但是又实在不敢相信这发生在以马克思主义立国的21世纪的国家。恕我以小人之心度之:在当下的司法体制下,杨金德案获得司法公正的可能性很小。一个简单的道理是:在中国“行政特色”的法院系统中,作为事情起因的卧龙区法院与审判的唐河县法院实为一家,自家人审自家人能有公正么?二是在维稳第一的理念下,处理上访是大局所需,谁敢不从?这些今天都不说,只说一个:刑讯逼供。

如此灭绝人性的刑讯逼供,相信周兴、来俊臣等也难出其右。在一个如此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出此灭绝人性之刑讯逼供,充分说明禁止刑讯逼供法律的有效性不能诉诸道德,只能以法律为之。然则,从1949年以后法律就禁止刑讯逼供,为什么缺乏实效?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以前只关心事后的惩罚,但是这样的惩罚因其常常空转而失去了威慑力。因此,要转换思路,以“预防、惩罚双管齐下”模式 取代原来单一惩罚模式。这个预防的重中之重是确立讯问被告时的“律师在场原则”。 

早在100年前,这一原则就是文明国家的通例,清末制定诉讼法的时候,就有人主张列入未果(当也是“不适合中国国情”?)。民国之初制定刑事诉讼法的时候,又有人提出列入,但是最后以有权人“称不便”而告吹。

请高贵的立法者想想,如果有一天您被关在笼子里“与狗共舞”时的感受,这就叫“设身处地”,这就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千万不要把自己当作局外人,现代立法者首先是守法者。建议借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的东风,一并解决这一延宕了100年的、事关国民基本尊严的立法难题,确立“律师在场原则”。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