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致温家宝总理:温州危机的根本解决之道在全面开放金融业

致温家宝总理:温州危机的根本解决之道在全面开放金融业

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最近发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称,温州民间借贷的市场规模已达1100亿元。而《每日经济新闻》援引里昂证券的民间借贷调研报告则称,温州的民间未偿贷款总量可能已经高达8000亿元到1万亿元。人行温州中心支行去年底的一次民间借贷问卷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对象中,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已超过历史最高值,目前一般的月息已达3至6分,有的高达1角,甚至更高的达到1.5角,年化率高达180%。在利益的趋势下,温州几乎全民参与民间信贷。《温州民间疯狂借贷面临崩盘》,联合早报网http://www.zaobao.com/cz/cz110910_001.shtml。闲聊中,一位友人称,由于贷款难、高税赋及国企的垄断,中小企业越来越难做,有些业主转向做高利贷。殊不知高利贷来钱快,死得也快。

借高利贷对于极大多数人来说无疑是饮鸩止渴,靠高利贷生存的企业总有一天会发生资金链条断裂。在市场经济的今天,资金链条断裂极容易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产生巨大的社会破坏力。据报道,今年4月份开始温州的中小企业资金链就断裂,有多达90个企业老板欠下巨债而外逃,初步估计这个信贷的规模达到了200亿元,其中当不乏高利贷的受害者。日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率领包括央行行长周小川、财政部长谢旭人等人的高官群体到温州调研,意在解决这一难题。据说将会推出让银行暂缓追债,以及防止老板外逃等等措施。《温州民间借贷疯狂 温家宝率财经高官赴温州督办》东方财富网http://www.zaobao.com/wencui/2011/10/hongkong111005n.shtml

其实,此类事件不是今年才有的事,也不仅仅是温州的事。只是因为官媒的刻意回避未为国人所知而已。几年前就有同事告知江苏的泰州发生高利贷资金链断裂,老板自杀者众多的消息,今年江苏泗洪这个江苏最穷的县的“宝马乡”神话终于破灭,也是高利贷惹的祸。不过,这次温州危机来势汹汹,特别严重:因为卷入者不仅仅是一群恶意敛财的高利贷者,还有依靠高利贷生产的企业,还因为它的规模巨大。

如何正确解决这一难题关乎全中国人民的长远福祉。我赞成上述“暂缓追债,以及防止老板外逃”等措施,但是同时认为那只是暂时性的迫不得已的举措,而非长久解决之道。长久之道是什么?一句话:全面开放金融业!理由如次:

第一,从事金融是人的经济权利,经济权利当是平等的,如果只允许部分人从事金融业,就是对平等权的侵犯。

第二,如果只允许部分人从事金融业,势必造成垄断,垄断对经济的破坏是不言而喻的。

第三,由垄断而来的进一步结果是金融业的道德危机:他们从垄断中获取暴利,而将不良后果踢给人民,由人民埋单。当年朱镕基政府为银行坏帐埋单的行为相信大家没有忘记。新的一轮政府为银行埋单相信不久将至。政府的钱从何来?

第四,金融业的垄断必然产生地下金融行为,而这是高利贷的祸根,如果开放金融业,就不会有高利贷。这个道理很简单。金融垄断者依靠低利率、负利率以及高额的存贷款利差获取暴利,这种赤裸裸的掠夺促使民间资金寻求新的投资渠道,它导致的另一个后果是银行的资金供应不足,企业只好在银行外寻求资金。这种资金的旺盛供求关系催生了地下钱庄。地下钱庄的“体制外运作”的高风险,加上缺乏法律监管,必然产生高利贷。同时,庞大的资金需求也会刺激个人的高利贷行为。

第五,公平的需要。在加入世贸的情况下,外国人可以在中国开银行,再禁止中国人开银行,实在说不过去,开放金融业其实只是对国人实行“国民待遇”而已。

第六,另一个看似附带的问题是,高利贷、地下钱庄这类与黑社会密不可分的行为必然滋生黑社会,此类黑社会非官方背景不能生存。因此,高利贷行为一个直接的社会后果就是助长、加速腐败。

因此,与其禁止地下钱庄而承受它的不可预测的风险与有害后果,不如“以管代禁”,实行金融业的开放。

我相信,在金融业垄断成为思维定势的当下,要实行这一变革难度不小,需要为政者的勇气。不过,说难也不难,当年的“投机倒把”罪不是一夜之间就废除了么?中国的经济并没有因此而受损,相反,它迎来经济的腾飞。

当然,开放不是撒手不管,而是以法律监管之。这构成另一个话题,当是金融法专家的事了。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