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致全国人大:请改“人民”为“人”——《刑事诉讼法》修改建议

致全国人大:请改“人民”为“人”——《刑事诉讼法》修改建议

修改建议:请将刑事诉讼法第一条“为了保证刑法的正确实施,惩罚犯罪,保护人民……”修改为:“为了保证刑法的正确实施,惩罚犯罪,保护人权……”即改“人民”为“人”。

修改理由:

第一,“人民”是一个政治概念,不是法律概念,现代刑法已经走出了“政治刑法”阶段,我国刑法已经取消了“反革命罪”,它保护的所有的人,而不单单保护“人民”。“保护人民”容易留下人权保护的“缺口”。

第二,“人民”是一个集体概念,是国家的主人,它不需要刑法保护,也没有办法保护。刑事诉讼法保护的只能是具体的个人,不是集体——“人民”不会成为刑事被告,也不会作为“受刑人”,而只有可能成为刑事被告或受刑人的主体,才需要刑事诉讼法的保护。

第三,“人民”一词与刑事诉讼法其他条款的用词不统一。例如,第二条规定的刑法任务使用的是“保护公民的”权利,而不是“保护人民的”权利;第六条使用“一切公民”“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而不是使用“一切人民”的字样。另外,刑事诉讼法使用的其他有关“人”的名词也没有用“人民”,而是用的“人”。例如:嫌疑人、当事人、“无罪的人”、“被告人”、“辩护人”“诉讼参与人”、“法定代理人”等等。

第四,“人民”一语在逻辑上不能涵盖刑事诉讼法所有的保护对象。“人民”相对的是“敌人”,如果刑事诉讼法只保护“人民”,那就意味着“敌人”不受保护,也即刑事诉讼法只保护部分“公民”——作为人民的公民,而不保护另一部分公民——作为“敌人”的公民。即使这样做是对的,也还是有这样一个问题:在进入刑事诉讼之前,通什么程序确定谁是“人民”,谁是“敌人”,从而确定嫌疑人受不受保护?如果有这样一个程序,岂不是有罪推定?即在刑事诉讼程序还没有展开的时候,已经确定谁是“人民”,谁是“敌人”。这无疑是荒谬的,专断的。

第五,即使忽略第四条理由,也还是有一个逻辑上的问题:“保护人民”一说不能涵盖刑事诉讼法下文实际上保护的所有对象。例如,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规定:“对于外国人犯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适用本法的规定。”这表明,外国人在中国涉嫌犯罪的,他们的权利也应受到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保障,“人民”一词显然不能涵盖外国人。再如,未成年人无疑是刑事诉讼法的保护对象,但是似乎在未成年人中划分“敌人”和“人民”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是不允许的。

第六,修改使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与宪法规定一致。现行刑事诉讼法制定的时候,“人权”尚未入宪,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这一阶级斗争为纲的习惯思维仍然存在,上述规定可以理解。现在,人权已经入宪,宪法保障的权利是所有人的权利,而不单单是“人民”的权利,我们就没有理由再保留这样的条款,否则为立法不作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