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永坤推荐:卡扎菲的“世界第三理论”覆灭

永坤推荐:卡扎菲的“世界第三理论”覆灭

[荐按 卡扎菲曾经是我们的朋友,现在利比亚人民已经“不选择”他了,我们已经承认了利比亚人民的重新选择:“过渡委”。除非“咸鱼翻身”,卡扎菲是不会再骑在人民头上了——尽管他到现在还在说他代表利比亚人民,而“过渡委”是卖国贼,是蚂蚁、是蟑螂、是老鼠。卡扎菲曾经是“第三世界”的代表,他也是国家恐怖主义的代表,他制造的洛克比空难使所有良知未灭的人感到痛心。与所有现代独裁者都有自己的理论一样,卡扎菲也有自己的理论,所谓“世界第三理论”,这个理论的纸质载体在利比亚人手一册。卡扎菲的理论其实没有新鲜东西,以民主主义外衣,以民族主义为号召,再辅之以利诱与铁拳。吴文写得很好,推荐给各位朋友。]

 

卡扎菲的“世界第三理论”覆灭

 

吴传华

 

《中国社会科学报》第223期,2011年9月15日。

 

今年9月1日本应是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庆祝“九·一”革命胜利42周年纪念日,但是他未能等到这一天的到来便被推翻下台。从2月15日利比亚各地爆发反对卡扎菲的大规模游行示威,到8月22日反对派占领首都的黎波里,前后只有半年时间,存续了近42年之久的卡扎菲政权便宣告土崩瓦解。

 

  充满悖论的“世界第三理论”

 

  卡扎菲崛起于美、苏严重对立的冷战时代,以政变方式夺权上台。基于对殖民主义、资本主义的仇恨和对共产主义“无神论”的反对,他独辟蹊径提出了自称是既不同于资本主义又不同于共产主义的第三条道路,即所谓的“世界第三理论”,并通过三卷本《绿皮书》加以详尽阐述。该理论的核心是在利比亚建立伊斯兰社会主义——以伊斯兰教为指导准则和法律依据,由人民直接掌权,实现“直接民主”,消灭剥削和雇佣制,建立合作制经济关系。

 

  卡扎菲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笃信伊斯兰教,认为人类面临的一切问题都可以从《古兰经》中找到答案,任何违背《古兰经》的思想都是异端的、反动的,是“魔鬼”思想。卡扎菲反对各种形式的代议制,认为当今世界现有的政治制度都是不民主的,或者说是“虚假的民主”,人类最好的政治制度是“直接民主”,通过“人民革命”建立“人民政权”,实现人民自我统治和自我管理。为此,卡扎菲取消各级政府,代之以各级人民大会和人民委员会,并将国名改为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而实际上,这种制度归根结底仍是一种代议制,要说有所不同的话,它是卡扎菲独裁统治下的代议制。卡扎菲声称痛恨剥削制度,发誓要把国家石油收入直接分配给国民,但他最终不仅没有找到消灭剥削的“良方灵药”,反而使国家财富越来越集中到以他为首的少数特权阶层手中。

 

  在卡扎菲看来,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都失败了,只有他的“世界第三理论”才是世界上唯一正确的理论,而且是最先进、最普遍适用的理论。但实际上,“世界第三理论”只不过是伊斯兰教、阿拉伯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及卡扎菲个人空想乃至狂想的混合体,既缺少科学的理论基础又没有必要的阶级基础,充满矛盾和悖论。随着卡扎菲政权垮台,他的“世界第三理论”也成为历史。

 

  打着“人民”旗号的独裁主义  

 

  早在1979年3月,卡扎菲便辞去一切行政职务,只保留“革命领导人”称号。卡扎菲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认为利比亚已经按照自己的理论与设想建立了“人民政权”,人民实现了自治,已不再需要政府领导人。事实上,此时卡扎菲已经牢牢掌控了国家权力,至于以什么名号来进行统治变得无关紧要,而辞去行政职务使他成为名副其实的“无冕之王”。为了维护自身统治,卡扎菲禁止一切政党活动,限制民众的言论自由,对反对势力不惜大开杀戒,甚至清洗军队官兵、镇压青年学生。卡扎菲走上了完全独裁的道路,高度集权主义政治体制加极权主义统治方式,构成了卡扎菲政权的最显著特点,这与他宣称的“人民政权”早已相去甚远。在其统治下,卡扎菲通过“世界第三理论”所宣扬的社会公平和正义被遗弃,国家到处充斥着不公正和腐败,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卡扎菲也许认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号召民众来反对本国官僚和权贵,但他也许没有认识到,自己其实就是利比亚最大的官僚和权贵,人民最想反对的正是他。“人民是真正的英雄”,卡扎菲政权之所以迅速瓦解,根本原因在于他背离了人民而被人民抛弃。

 

  妥协的反西方主义

 

  卡扎菲一向以反对西方著称,这主要源于他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深刻仇恨和对西方国家支持袒护以色列的严重不满。他驱逐了意大利殖民者移民,清除了英、美在利比亚的军事基地,将在利比亚的西方公司收归国有,要求西方殖民者为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向非洲人民提供巨额赔偿,涉嫌制造了包括洛克比空难在内的一系列恐怖事件,并谋求研制和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严重威胁西方安全。

 

  经历了30多年的较量后,面对日益孤立的国际处境和非常严厉的联合国制裁, 卡扎菲又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改变其外交政策,与西方国家修好。卡扎菲宣布为洛克比空难负责,向死难者家庭提供巨额赔偿,并承诺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此换来解除联合国制裁,与美、英、法、意等主要西方国家的关系逐渐回复正常。卡扎菲本以为这种妥协能够挽救自己、挽救利比亚,但他完全错了。事实证明,正是这种妥协加速了卡扎菲政权走向灭亡。向西方服软不仅使卡扎菲在其拥戴者的心中威信直降,而且让世人尤其是西方和国内反对派看到了他也存在的软弱之处。卡扎菲承诺放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更是被认为老虎卸掉了牙齿。对西方来说,笑容绝不等于仁慈,一旦时机成熟,它们便露出本来面目。纵观北约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这完全是一场“老殖民主义者”打的“新殖民主义战争”,而卡扎菲及其政权便成为这场战争的“祭品”。

 

  激进的泛阿拉伯主义与泛非主义

 

  卡扎菲自诩为阿拉伯世界“真正的统一主义者”,也是“非洲联合主义者”,既主张阿拉伯统一又支持非洲统一,而且这两者相互关联、相互促进。在卡扎菲看来,阿拉伯统一是“解决所有阿拉伯困难问题的办法”,是“对付犹太复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挑战历史性的、决定性的反击”;非洲统一是为了“能够与美国平起平坐地谈判”,是非洲国家摆脱长期以来弱势地位的唯一出路。为了实现阿拉伯统一,卡扎菲先后提出十多种统一方案,并与埃及、苏丹、叙利亚等国进行过统一尝试,但均以失败告终。为了实现非洲统一,卡扎菲喊出了非洲“要么团结,要么死亡”的口号,主张尽快成立“非洲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frica, USA),在整个非洲大陆实现统一政府、统一军队和统一货币。

 

  但是,理想与现实往往有天壤之别。卡扎菲的泛阿拉伯主义和泛非主义都具有明显的理想主义和激进主义色彩,严重脱离阿拉伯世界和非洲大陆的政治现实。在推动统一的过程中,卡扎菲借机大力谋求领导地位的意图明显,如他宣称“利比亚是阿拉伯的心脏”、“阿拉伯统一必须以利比亚为中心”,引起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强烈不满,一些非洲国家则讥讽他是为了争当“非洲合众国之父”。此外,卡扎菲经常公开指责他国领导人、干涉他国内政、支持他国反政府势力等做法,致使利比亚四面树敌。到目前为止,卡扎菲所期盼的阿拉伯统一和非洲统一仍然遥遥无期。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