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在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研讨会”上的致词

在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研讨会”上的致词

尊敬的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下午好!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研讨会”现在开始

请允许我介绍与会的嘉宾:(略)

 

大家知道,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已经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在8月30日公布,征求全国人民的意见,这是民主立法的重要举措,法律人有义务提出意见,以达完善之功。我们今天大家在一起讨论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利弊得失,是件有意义的事。说其有意义,主要基于以下几点:

第一,刑事诉讼法很重要

刑事诉讼法是事实上的宪法,是法治社会的基础性法律。大家知道,英国是现代法治的发源地,她在君主制下建立了普通法的法治,它的基础是什么?最重要的是1215年的大宪章,而大宪章中最重要的是它的第39条:“任何自由人,如未经其同级贵族之依法裁判,或经国法判决,皆不得被逮捕,监禁,没收财产,剥夺法律保护权,流放,或加以任何其他损害。”这一条已然成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当家条款,成为全世界普适性的宪法、刑事诉讼法的条文,它在我国宪法中的表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一款)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第37条二款)”而这当是刑事诉讼法的当家条款。这里的“逮捕”当作广义解——当指所有政治与社会权力强制剥夺人身自由的行为,行政法上的即时强制除外。

第二,刑事诉讼法落后于宪法规定与实际工作的要求

1999年法治入宪,2004年人权入宪。法治与人权是刑事诉讼法的灵魂,而恰恰这个灵魂在刑事诉讼法中缺失或者不够突出,这就使刑事诉讼法落后于宪法,或者没有全面贯彻宪法精神。从司法实务来说,2007年出台了《律师法》,它的规定比刑事诉讼法进步,由于刑事诉讼法的落后,律师法的规定得不到落实。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刑事诉讼法成了严刑逼供、超期羁押等司法弊政之源。

第三,这次全民讨论这是完善我国刑事诉讼法的重要契机

大家知道,我国30年无刑事诉讼法,1979年的刑事诉讼法是急就章,还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还把西方当作敌人。1996年的修改不够理想。此次的修改已经酝酿了十六年,应当很好完善。可以在法治、人权的国内背景下,在全球化的国际大背景下来完善我们的小宪法。而这需要公民参与。

第四,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对现行法修正的量特别大,值得认真讨论。

这次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达99条,而现行条文才区区225条,修正的比例达到44%,如果考虑到修正案的许多条文涉及现行刑事诉讼法多条,实际上修正的比例还要高。不仅如此,修正案并增加了新的编、章、节。说句不好听的话,刑事诉讼法已经面目全非了,所以讨论意义重大。作如此全面的修改,必须有通盘考虑,因此,必须有法学界的参与和努力,大家来贡献智慧。

第五,参加讨论是法律人的职责与荣耀。对于法学教育与研究者来说,这是我们应尽的社会职责,是我们回报社会的形式,也是我们的荣耀,对于法科学生来说,这是是难得的学习机会,也是作为法律人行为的历史的开端。

下面进入发言阶段。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