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永坤 > 关于日本选举等问题的交谈

关于日本选举等问题的交谈

 [2011年3月1日晚,在法学院大会议室,石塚迅与中国我院学生就日本选举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周永坤在座。]

 

(日)石塚迅    (中)周永坤

地点:法学院大会议室

时间:2011年3月1日

下面大家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和石塚教授交流。

石塚:如果你们有问题关于日本宪法、日本法律、大学、学生的情况,都可以了解一下。有问题的话,我可以回答。

学生:日本大学生如何参加选举?

石塚:日本的选举是多层多种的。国会有两院:众议院每4年一次,可以解散。参议院的议员任期6年,但是半数3年改选,所以三年有一次选举。还有地方议员的选举。日本的县和中国的省一样,日本有47个县。县的议员、县长都要选举。县还有市、区的行政区划。市、区也有议会,市(区)长、市(区)议员也要选举,每4年一次。日本大学生参加选举的方法和一般人是一样的,没有区别。

周:他们是在学校投票还是在他们的居住区投票?

石塚:在他的家庭——住的地方(住民票记载的地址)。

周:中国的大学生是在大学里投票的。

石塚:日本20岁以上的公民有选举权,所以,也有没有选举权的大学生(大学一年级、二年级)。

周:中国是18岁。

石塚:但是最近日本的年轻人对选举的关心越来越下降。一般地,国政选举的投票率百分之六十前后,但是年轻人(20岁-30岁)的投票比率是百分之四十。

周:日本总体投票率达到百分之六十是很高的了。

石塚:一般来说,大城市的人不怎么关心选举,地方城市的投票率很高,有的县在百分之七十左右。还有,老人的投票率比较高,年轻人投票率比较低。

周:这就表明随着民主的发展,投票率是越来越低而不是越来越高。民主越是发达,投票率反而越来越低。因为这个法律对所有人是一样的,因此张三当议员和李四当议员,没有太大的区别,因此,大家不愿意去投票。只有在民主不发达的地方,选你上去,我就升天;选他上去,我就入地狱,大家才踊跃投票。投票率越是高的地方表明那个地方社会越是紧张,越是低的地方表明那个社会越是平稳。据我观察,美国总统选举的投票率通常只有百分之四十五,算是高的了,最低的是百分之三十九。通常投票高是不正常的现象。但这也有文化的因素。北欧的人投票率算是比较高的。

石塚:选举当天的天气也有关系。最好像今天的天气(阴天)。

周:日本宪法有没有倾向给予外国人选举权?

石塚:在日本的外国人没有选举权。日本宪法第15条规定,选举公务员是国民固有的权利。《地方自治法》和《公职选举法》规定有选举权的人是有日本国籍的人。但是,在日本,外国人越来越多,还有二战以前,很多韩国人、朝鲜人、中国人来到日本。他们一部分被强迫来日本工作、被强制劳动。二战以后,许多人继续留在日本。所以,有的学者主张我们日本人当考虑他们的情况,让住在日本的外国人有选举权

周:这样的人(留在日本的人)也是极少数?

石塚:日本一共有220万的已登录的外国人,最多的是中国人(68万),其次是韩国、朝鲜人(58万)。应该注意,现在的外国人选举问题是指常住的外国人,不包括留学生、旅游的。九十年代后,一部分的地方议会通过了赋予外国人以选举权的决议。

周:那是说,在地方议会中有部分人(外国人)有选举权?

石塚:没有。地方议会只通过了决议,没制定条例。选举权问题需要全国性的法律。主张给予外国人以选举权的人的理由是那样:现在日本越来越国际化。日本宪法第15条规定选举公务员是国民固有的权利,但是第93条第2款规定选举议员是由“住民”选举的,不使用“国民”一词。所以全国性的选举不允许(外国人),地方性的选举应该允许。全国性的政治如外交、安全等对外国人不合适的地方很多,但是地方政治也有和外国人关联的,比如环境问题等。

周:这倒也有一定的道理。通过“住民”这个概念就回避了宪法关于“国民”的那条规定。

石塚:但是现在反对派仍然多。他们的理由这样:宪法第93条说的“住民”是国民的一部分,当然“住民”需要日本国籍。确实,在地方政治中,有对外国人相关联的规定,比如在什么地方修建道路、哪里建造垃圾场等。但是一些全国性的事情,像冲绳岛美国军队的问题、钓鱼岛问题,对于这类事情外国人没有选举权,如果对于居住在那里的外国人有地方选举权的话,那么大量的韩国人、中国人都移到那里行使选举权,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办?最高法院的态度是,以前国政选举权和地方选举权都禁止。但是,1995年2月最高法院判决说,确实住民是国民的一部分,所以地方选举权也是外国人不享有的,但是对于赋予外国人地方选举权是个立法裁量的问题,国会可以制定特别的立法。可以说,最高法院立足于部分的允许、消极的允许的立场。

:也就是说它比较婉转,它不是一个宪法完全禁止的问题,而是由立法者进行裁量的问题,这是一种比较软化的处理方式。

石塚:日本的自民党非常重视日本的传统,所以它的态度是反对外国人有选举权,但民主党主张赋予外国人地方选举权。但在2000年后,在日本爱国主义越来越强化,在中国也一样。

:对,在中国也是一样。

石塚: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快,所以中国的爱国主义背后是一种自信的态度。但是日本相反,日本90年代后经济、财政越来越恶化,日本的社会不安,没有自信,这样情形下,爱国主义越来越强,他们不安日本的将来,所以,日本人区别日本人以外的人,如外国人、少数民族的人等。

:在日本,外国人占日本总人口的百分之几?有没有数字?

石塚:220万的话,占…

:如果220万的话,应该百分之二不到。

石塚:但在日本的某些地方,有很多人外国人,像大阪市的一个区,全人口的五分之一是外国人。

:在国际上有个标准,外国人人口达到一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一是比较开放的国家,达到百分之五是非常开放的国家,以这个标准的话,日本的开放度还不是太大。在中国,以前外国人几乎没有,改革开放以后,现在有了一些,外国人开始陆续的来到中国经商,苏州的园区是外国人比较多的地方。

石塚:我今年1月底,在我的宪法课程的期末考试中,问起关于外国人的地方立法权的问题。

:在你的学生当中主张给与不给的各占百分之几?

石塚: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

:(笑)这是很不错的,这说明你的教学思想还是比较开放的,学生当中有百分之五十主张给外国人选举权,这是很不错的。

石塚:但是,在我的本科时代,主张给选举权的更多。现在年轻人越来越来保守化,这还有一个例子,在我本科时代,在死刑存废的问题上,各自的主张也是各占百分之五十,但现在主张死刑存续的占到百分之八十。考虑人权,特别是弱势、少数人的人权,需要想象力,但是现在的年轻人,没有想象力。怎么说呢,比如认为“犯罪的人没有人权”,有这样看法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还有一些年轻人认为,如果外国人需要选举权的话,他们应该回国。

:(笑)对对…应该回国…

:在日本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而在这个背后,可能有社会的不安,在日本有的大学三年级就开始找工作,而在日本这两三年找工作越来越难。

 

学生:老师,在日本,法科学生毕业后的职业方向怎么样,都从事什么样的职业?

石塚:日本有很多的大学。一流的大学像东京大学、京都大学的话,百分之十当国家、地方公务员,是国家机关的,还有百分之三十的考取硕士研究生,也就是法科大学院,在日本考司法考试的话,以前考进(法科)大学院,这不是条件,而现在法科大学院毕业成为条件。本科毕业以后就可以考司法考试,但是建立法科大学院制度以后这个旧的入口很小,非常困难了。

:以前日本考司法考试是不分专业的,是吧?

石塚:对对,我本科生时代,报考司法考试没有条件,学历、专业都不需要,年龄也不需要。但是,大学的,中文的怎么说,“教养”课,专业以外的课目…

:是不是选修课?

石塚:不对,是基础科目,一般是大学一、二年级就学的。如果通过这样课程就免除司法考试的第一次考试,第一次考的是“教养”科目,第二次是法律科目。

:你刚才所说的“教养”学科,相当于中国的基础学科中的人文学科,在中国又叫通识课。

石塚:对,这些在日本都有。大学三年级在以前,实质上,考司法考试是不大可能的,大学三年级以后就免除,以前最年轻通过司法考试的是二十岁(大学三年级)。第二次考试分两个阶段,一个阶段是五择一式的问题,宪法、民法、刑法。如果及格的话,第二阶段是论文题,宪法、刑法、民法、商法、民事诉讼或者刑事诉讼、还有专门的法律科目行政法、劳动法、国际公法、国际私法、破产法任选一个,一共六个。这是日本以前的司法考试,那时及格率是百分之三左右。

:我看到的数字最低的是百分之一,最高的是百分之五,百分之三在中间差不多。

石塚:我记忆不大清楚,2000年前后,开始了司法改革,2004年正式导入了法科大学院的制度,像美国的Law school一样。

:韩国也在搞相关的司法改革,跟日本是一样的。

石塚:原来的司法考试非常难,所以很多学生在大学学习以外,还上其它的法律专门学校(补习班)。他们只记住法律,而不思考法律。

:中国的司法考试也大概是这样。

石塚:这样不好。那时司法考试及格的平均年龄是27岁左右,所以改革就导入了法科大学院。毕业于法科大学院,能考新的司法考试。

:哦,司法考试分两种。

石塚:新的司法考试比旧的司法考试较容易。

:现在的司法考试是不是双轨制?以前的面对大众开放的司法考试是不是还保留着?

石塚:保留到2010年。考取法科大学院,参加新司法考试是原则。但是,没有时间的人、没有钱的人,就考旧司法考试,但它的通过率非常之低,录取的人缩少了。2010年旧司法考试废止了,导入了司法考试预备考试。通过这预备考试,即使不考法科大学院,能获考新司法考试的资格。

:你看,日本是一个缓慢变革的社会,它不是说今天这样,明天就一定那样,而是慢慢来,它引进了法科大学院,实行着一套考试制度,但是以前的不是没有一下子就没有了,而是,慢慢削减旧的司法考试所占的比重来发展这个制度,到了一定时候就把原来的取消了,这是非常理性的。

石塚:但是这个改革不成功啊,它失败了。最初文部科学省、法务省预定,法科大学院毕业的,新的司法的通过率是百分之六十。百分之六十的话,在法科大学院,学生一定不采用原来的方法,他们不是记法律,而是思考法律,这是日本政府最初的想法、希望。但是新设的法科大学院增加了。规模大、原本没有法学院的国立大学、私立大学现在都设立了法科大学院。我的本科时代,一年及格的人数在700人左右,太少,所以政府逐渐增加到2000-3000,对此,律师协会是非常反对的。增加律师的话,律师的质量就会下降,这是表面的理由。

:实际的理由是他们的收入会下降。

石塚:对,所以起初政府想增加到3000人,但因为有律师协会的反对,现在及格的每年有2000人左右,法科大学院有很多,但及格的人不增加,所以去年,法科大学院毕业的考新司法考试的通过率不到百分之三十。有的法科大学院停止明年的招生,破产了。

:你刚刚讲的失败是什么意思?是要准备把法科大学院这个制度取消吗?还是其他的意思?

石塚:我说的失败是有多方面,最初的预定及格率是百分之六十到七十,这会使思考法律的人增加,但及格率是百分之三十的话,思考的学生不会增加,和原来一样。记法律的学生,在法科大学院之外还上法律的专门学校(补习班)的情况,还是如以前一样,弊端还是存在。新设法科大学院,大学教育内部有弊端,因为现在日本的法学院,有两大研究生,一个是法科大学院的学生,一个是做学术研究那样的学生。

:哦,这跟中国一样,研究生有两类,一类是法律硕士,一类是学术性的法学硕士。

石塚:所以大学非常重视法科大学院,如果法科大学院的及格率很低的话…

:学校就没有生意了。

石塚:对。私立大学的及格率很低的话,它的学生明年就不来了。所以大学非常重视法科大学院的教育,法理学、法社会学、比较法这样的课程是不需要的。

:这和我们的学科是息息相关的,司法考试的导向对法理学、法史学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石塚:法科大学院所需要的教育就是刑法、民法、商法之类的课程,法科学费是其他学科硕士研究生的两倍。

:将来就有这个问题了,只有百分之三十的通过率,那百分之七十的人那几年就白上了,对吧?

石塚:明年再考,但是有条件,限于考试三次或者五年,如果过了五年或者三次不及格话,他们的生活会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生存压力是每个社会都有的。

:石塚老师,我们的时间漫长啊,要留着些话题明天再说,一起到校园里转转。

2011年3月1日于法学院小会议室。

 

 

 

(整理人:张洪新 付子沛 尹德贵)

 



推荐 15